贵州六盘水水城县都格乡龙井村
本站网址:
254697.108cun.com
将本站设为浏览器首页 将本站加入到收藏夹
人文趣事

县委书记的“性价比”

发布时间:2015-03-12 00:08:02     阅读:125 举报

在官场体系中,县委书记级别不算太高,权力却很大。作为最有权力之一的处级干部,最富有“新闻性”之一的官职,什么样的干部才能当上县委书记?这个岗位含金量如何?权力到底有多大,又需要承受怎样的压力?

实力VS出身

在老领导刘远平的回忆里,颜利仕途上每一个台阶都干得非常出色。老领导至今记得,推举颜利去担任县委书记时,大家意见难得地高度一致。

刘远平认为,颜利给他印象最深的是,公正解决疑难问题的能力。百姓状告政府,部门之间的纠纷,别人处理不下来,他一出手都能摆平。

他讲述了颜利刚被提为县委政法委副书记时的一件事。当时当地政法委很混乱,开会时,公检法领导经常吵得不亦乐乎。彼时兼政法委书记的县委副书记也压不住。

颜利上任后,制定议事规则,每个人充分发表意见,不能吵闹,最后实事求是、依法办事。谁要再闹,就反映给县委“一把手”。半年时间,公检法关系变融洽了。

“宰相起于郡县”,多名采访对象不约而同地提到这句谚语。但是什么样的人才能挤上县委书记这座独木桥?

通过采访曾经担任或正在县委书记任上的官员,党性、责任心、事业感,公正廉明这些抽象的要求,他们有一个更立体的表达。

升任县委书记前,陈峰平担任县长3年。他将企业管理理念带入执政中,县财政收入大幅增高,打造出一处风景名胜,城市建设面貌一新。这些成绩,至今还在百姓中留有口碑。

与陈峰平共事过的人说,陈峰平的胜出,在于干了县长该干的事,有独立的思想,有自己的原则,有魄力有能力,不像很多县长整天追着县委书记跑。

县委书记岗位需要有真才实干的人,但这样一个特殊的岗位,也可能引发各种不规范竞争,个别地方存在跑官要官等腐败现象,甚至引发一些派系之争。

一名曾经入选全省优秀的县委书记范启民向记者透露,从县长调任书记,对他而言是个意外。本来县委书记的人选是另外两人,但因两人背后的势力一直博弈不下,不知是谁偶然提到与双方均无瓜葛的范启民,双方退而同意。

县委书记人选主要来自哪些岗位?通过采访及梳理公开的县委书记简历,廉政瞭望记者发现,县委书记多由县长接任,省市机关直接空降的很少。这一点在2009年中组部《关于加强县委书记队伍建设的若干规定》中可以找到根源,《规定》强调县委书记人选有地方基层领导经历。

有过省市级机关工作经历的,大多先在县委副职锻炼,熟悉情况后,才有提拔机会。直接空降为县委书记的,大多来自市级实权部门“一把手”。

县委书记的选任,绝大多数为正处级平调,少有从副处级直接提拔而来。他们年龄多在4050多岁,正值工作经验丰富、年富力强的阶段。

收获VS付出

县委书记作为一个职业,收入有多少呢?

廉政瞭望记者从多方渠道了解到,四川一些县委书记不算奖金和各项考核收入,每月工资加津贴大约在6000~8000元之间。

采访中,有的县委书记认为,以自己的能力和付出,如果在企业,会有更好的回报。有的对自己的收入基本满意。也有人对想当共产党的官就得受穷的理论,很不认同。陈峰平说,能够走上县委书记岗位的人,都是有一定水平的人才,凭什么让这些为国家治理社会的人才有后顾之忧?

县委书记职位的含金量,不仅是经济上的收入,这个岗位带给人的充实感,达成官员的仕途历练、资历积累,都是它的诱人之处。

在一名落马县委书记的忏悔书中写道,“在担任副职期间,没有更多的决策决定权。担任县委书记后,别人找我汇报办事,我便能说,‘同意办,就这样定’的话了,说话算得了数了。”

在这样一个工作具有全面性的岗位,对个人能力也是一个综合锻炼。陈峰平认为,这个岗位对自己见识、能力都有巨大的提高,甚至改变了一些思维方式。这一仕途历练对于官员今后升迁都是一个重要的筹码。有过县委书记岗位历练的人,一般来说仕途空间更加广阔。

县委书记岗位这些光环背后,是一些超越常人的付出。

四川广安市人大主任余仪向记者介绍,他任武胜县委书记时,上任几天就遇到全省合作基金会整顿,而该县合作基金会数目占全省最多,随之而来的是供销社整顿,其后又赶上国营企业改革。后来他以广安市委副书记身份兼任岳池县委书记时,岳池刚刚发生县委书记、县长腐败窝案,加上政协主席生病不在岗,全县四大班子一把手都不在位。

作为一县主官,下级解决不了的事,最后往往都得县委书记出面,再急难险重的事,都得去直面。陈峰平任职县委书记期间,县域发生血源性感染艾滋病事件,被感染者多达20多名。他曾经被艾滋病患者围困,为化解民众的恐慌,他两臂一边抱一个艾滋病家庭的孩子,安抚民众。

他们的感受是,做县委书记,神经永远是紧绷的。整体的社会经济发展要有主意,长期积累的社会矛盾等着你处理,上级布置下诸多工作要求,突发事件随时可能发生。

记者采访多名县委书记发现,县委书记最忙的是应酬,最关注的是招商引资,最担心的是维稳工作。

万维统计,自己任职县委书记时,统筹、协调各方关系,大约占了一半多精力。更有甚者,他曾听北方某著名景区所在县的县委书记透露,其2/3的时间住在景区,陪各级领导。

仅必不可少的饭局,就让县委书记们疲于应付。八项规定以前,县委书记一餐跑几个饭局的情况比较普遍,“有时一晚上下来菜都没吃上一口,回家后泡方便面填饱肚子。”

八项规定以后,大部分党政机关的接待应酬大幅减少,但一个县工作性的接待还是不少,总有一些重要的活动想要县委书记“撑场面”。

县委书记许成阳透露,每天县委办主任会将希望他出席的饭局资料详列,他选择重要的参加。多的时候,一天有十来个请求。

招商引资和维稳,事关“帽子”,则是压在县委书记头上的两座大山。

颜利介绍,作为县委书记,你不仅要在重大事项上有思路、办法,一些看似小事的民生、民祉,都要尽可能装在心里、变成行动。“大事小情,件件不落。”

无论在任、离任县委书记,无一例外都表示,白天调研、开会、出差、应酬,晚上处理文件,工作占据了太多的时间,愧对家人。“就像一个陀螺,被各种力量抽打得无法停止。”万维感叹,别人加了班可以公开诉苦,我们加班家常便饭,跟哪个去诉苦?

有时太累了、压力太大,陈峰平会偷偷给自己放半天假,释放压力。“不然,持续的压力下会出问题。”

成就VS污名

“能当上县委书记,人的一生真的可以知足了。”一名县委书记感慨。

县域治理是一个全面性的工作。有一种说法称,除了没有外交权、国防权,县委书记权力无所不至。另一方面,县委书记在当地所有重大事情上,几乎可以拥有生杀予夺的权力。

“在位时,我做的决定,99.99%都不会有人反对,我反对的,其他人也不敢赞成。”因受贿被判刑的河南省某县原县委书记,就如此反省过他做县委书记时的权力。

这个舞台让他们可以较自由地贯彻自己的执政理念,比如试行改革。甚至,上层一些改革命题,也常常将试点选在县域。

吕日周在山西原平县县委书记上时,即以推行了轰动全国的“搭台唱戏”改革而出名;曾任湖北咸安区区委书记的宋亚平, 曾任四川遂宁市中区区委书记的张锦明,都是在区市县这一层级,努力推动改革,成为明星官员。

但人们很容易注意到,大家熟知的这些改革明星,均成名于10多年前。曾经在县级推行过改革的陈峰平,结合自身的感受感叹,“个性官员越来越没有市场,推动改革的越来越少,这是一种不正常现象。”

县委书记离开以后留下什么,更能见证他的成就。记者采访一名县级老干部时,老干部向记者挨个回忆、评点了过去的七任县委书记,从他的评述中可见,那些真正对当地发展有益的理念、政绩,以口碑的形式留在当地民众的印象中,也有不少县委书记给当地留下的,是无用的政绩工程、“什么都没干”的印象。

多名受访对象向记者表示,县委书记贬多褒少,干事创业的舆论环境不是很好,时时有可能被置于风口浪尖。以至于,低调,成为不少县委书记不约而同的选择。

他们这样做也不无理由。在公众眼中,县委书记几乎是一个敏感词。

在一场公开述职中,时任县委书记的陈峰平讲道,有人举报他的家属在县上参与拆迁等工作,陈峰平在这种公开的场合提及此事,以表示自己有底气。但会后有市领导私下告诉他,以后这种事就不要在这种场合说了,陈峰平感到很悲哀,没有人相信。

陈峰平长叹一声:“我悲哀的是什么你知道吗?没有人信任!没有人相信一个县委书记的家人会不攫利。连你的领导都不相信,还能有谁信?”

县委书记被污名化,往往让他们感到丧气。这既归咎于那些前腐后继的县委书记,不断给这个岗位抹黑;也不排除仇官心态,在舆论上引发的滚雪球式愤怒。

近年来,被查处的县委书记数量众多,甚至同一地方发生三任县委书记前腐后继的案例;有的带出一地窝案,牵涉人数众多,并且涉案金额巨大,动辄数千万。

但相比其他岗位的主要领导,县委书记被污名化似乎更为严重。

县城处于宏观与微观、城市与乡村的结合点,县委书记对于群众来说,相对容易接触到,群众有什么不满都容易算到县委书记头上。

县委书记权力大,且自主性强,可以成就一个人,也可以毁灭一个人。这样的权力往往容易失控,成为县委书记被人诟病最多的一面。(文中部分人物为化名)

 

(摘自廉政瞭望)

网友评论: